玖竜

传说中1979年吓死过人的画皮鬼到底是啥同学两亿岁?慎入!-从前的灵异吧第1章相亲嫩模事情开始,得从我爸死活要我去的......
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全部文章 >> 正文
传说中1979年吓死过人的画皮鬼到底是啥同学两亿岁?慎入!-从前的灵异吧

第1章 相亲嫩模
事情开始,得从我爸死活要我去的那场相亲说起。
现在这年头大家也知道,虽然一夜情到处都是,但要找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女朋友也不容易,作为单身二十几年的人,你不着急你爸妈也得着急。
这不过年假一回家,家里的老头子就非要我过完年之后请一个星期的假,说我妈已经物色了几个不错的女孩子,非要我去相亲,我要是不去,就卷铺盖走人,他就当没养我这个儿子。
我本来是不打算再去了的,毕竟这种事情嘛,还是得看缘分不是,哪能说找到就找到。
可接过老头子准备的几张照片一看,我眼睛立马就亮了。
其中一个妹子长得那叫一个好看,瓜子脸,大眼睛,胸大腿长屁股翘,细皮嫩肉的,从相片里都像能掐出水来的,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,都没得说啊,乖得跟刘亦菲似的。
我一看妹子这么好看,还答应和我这种小屌丝相亲,立马心情大好,答应老家伙明儿个去这一场。
妹子名叫吕紫嫣,是个车模,人如其名,好看的没话说,见面之后就一个感觉,那就是真人比照片还他娘的好看。
说来也怪,以前在老头子的逼迫下也不是没干过这事儿,但大多谈不来,可唯独和这妹子见面,我竟然感觉聊得很投机,她也没问我干什么工作的,只说男人嘛,踏实,能让人安心就好,要求那么多戴科彬,不如去当有钱人小三的好摇摆摇摆。
我一听这话,心里那个爽啊,立马就交换了联系方式。
妹子说林木,这名字挺有意思啊,五行缺木缺的挺严重的啊。
我说那可不,老人家迷信,当年让算命先生算了一卦,说我天生就生机不够,东青龙,属乙木,主生的,这才给了我这个名字。
吕紫嫣笑得花枝乱颤,说那你老爸也一定是个挺有意思的人,以后要是有机会见面,可得好好一起耍一下。
我听这话心里高兴的不行,这么快就说见家长的事情了,哎哟喂那是大大的有戏啊。
当天我就哼着歌儿回了家,那是九分潇洒十分得意,给家里老头子一说,也乐得他半天合不拢嘴,这养了二十几年的长白猪,终于也能拱白菜了啊。
接下来的几天时间,我每天都找各种理由约吕紫嫣出去,这妹子似乎也对我挺来劲儿的,每天都跟我出去,滨江路啊,大小公园什么的都玩了个遍。
我也想过割肉去一下星巴克那种地方李力游,毕竟女孩子都喜欢浪漫,但吕紫嫣却坚持不去,说挣钱不容易,心意到了就行,不要去花那些冤枉钱。
这话说的我心里那个美啊,看来这妹子不单人长得漂亮,心地也善良,还不物质,这样的女孩别说打灯笼,就是拿显微镜都难找了,这事儿要是成了,我林木这一辈子也算没白活了。
一个星期很快就过了,我心里还挺舍不得的,想到明天就要走了,就给吕紫嫣发了个信息,说是明天要回山城了,可以的话常联系。
谁知吕紫嫣回我一个大大的笑容,说这么巧,我也是明天去山城,要不咱一起。
我一看这大好机会,哪能放过,急忙拍着胸脯打包票,行,车票我都包了。
第二天两个人一起,吕紫嫣落落大方的坐在我身边,看的好些人眼睛都直了,作为男主角的我,那自豪感就甭提了。
可毕竟是正月,车多,就给堵上了,本来五个多小时的路程坐了**个小时,到山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天气又冷,吕紫嫣冻得不停对手哈气,偏偏两个人要去的地方又远,没辙,我说要不就找个宾馆休息一晚上。
吕紫嫣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可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,找了好几个宾馆,都住满了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住满的吧,还只剩下了一个标间,这就为难了,要住吧那就得两个人一间房,不住吧,瞧这样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下一家。
我倒没想占人家便宜,可毕竟孤男寡女,也不好说。
我犹豫了,没成想吕紫嫣倒十分豪气,说一间房就一间房吧,反正标间两张床,没事的。
这一说,我也就同意了,毕竟这么好看的妹子,要说心里没点啥想法,我自己都不信。
累了一天,那得洗个澡啊,吕紫嫣拿了衣服进浴室,我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偷看,吕紫嫣倒也信任我,并没有提出让我离开房间之类的要求,然后就稀里哗啦洗了起来。
洗完之后换了清爽的衣服出来,身材凹凸有致,脖子上还带着水珠儿,怎么看都让人血脉喷张。
不过我还是忍住了心里的火气,洗了澡,两个人各自一张床,躺下聊了会儿天,睡下了。
因为坐车比较累,我睡得也有些沉,可睡到后半夜,就有些不对了,我感觉房间里有些冷,可我记得是开了空调的,这不应该啊。
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就朝空调那里看过去,可这一看,吓了我一跳。
只见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凑在我面前,冷冰冰的盯着我,眼睛后面一张模模糊糊的脸,似乎正咧着嘴冲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听你听我,嘴里一排锯齿状的尖牙闪着寒光。
这一幕看得我全身一冷,啊一声尖叫就坐了起来。
“怎么了,你做噩梦了?”
吕紫嫣揉着眼睛,从另一张床上转过头来,睡眼惺忪的看着我,满脸的疑惑和疲倦。
我一摸脑袋,满脑门儿都是冷汗,可房间里的温度并没有降低,反而因为开的比较高,还有些燥热。
屋里除了我和吕紫嫣,也没有其他人,心里顿时一松,原来是做了个梦。
我擦了擦汗,摆手说没事儿,可能睡姿不正确,让脑神经短路了,做了个梦。
吕紫嫣也从床上坐起来,一件低胸睡衣穿在身上,露出一片白雪,乍一看我就知道,她竟然没穿罩罩,顿时心里扑通一阵狂跳,肾上腺素飙升,然后急忙挪开了眼睛,这要是多看一会儿,只怕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。
第2章 大竹湾公墓
经过这么一折腾,两个人睡意少了许多,又接着东拉西扯了一会儿,睡意来袭,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也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怎么滴,姚启凤我总感觉后半夜睡得不踏实,就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一样,看的我浑身难受,醒又醒不来,睡又睡不好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,让吕紫嫣一阵笑话。
因为工作的原因,我虽然有些舍不得,但还是不得不和吕紫嫣分开。
不过两个人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,我心里倒是挺高兴的,走的时候吕紫嫣还很豪放的张开双臂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,哎哟喂那美得我。
不过美归美,我抱着吕紫嫣的时候,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,我又说不上来,反正那感觉若有若无的,也不是特别突出,我也不好问,何况吕紫嫣身材真是没话说,这一抱,两团肉挤得我呼吸都快了好几分,哪里顾得上去观察有什么不对劲的。
我只当是自己没睡好,产生了错觉。
和吕紫嫣道别之后,两个人各自回去了。
我照常去上班,工作一忙起来,也就把昨晚上做的梦给忘得一干二净了,加上满脑子都是吕紫嫣,根本没想那么多。
可接着几天晚上,我就老是感觉睡觉不舒服,先是感觉脖子酸,怎么睡都难受,然后就感觉屋里空气冷得很,明明开了空调,还他娘的在半夜把我冻醒了,我以为空调坏了,只好喊师父来修了一下。
结果师傅说空调没坏,我说不可能赵丹军啊,没坏我怎么半夜感觉冷得很。
师傅瞧了我一眼,说看你这脸色黄不拉叽的,小伙子,没女朋友就少撸几发,身体要紧,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现在就虚了,往后怎么办。
哎哟我勒个去,瞧你这话说的,我虽然没女朋友,但也不多久就要有了,而且肤白貌美大长腿,您可就别说这话,再者说,我也不是那种没事儿就来一发的人啊。
空调没坏,我心想多半是晚上窗户没关好马致远故居,外面气温太低了,钻进来给我冻得,也没在意,就想到了晚上把门窗关好就行了。
第二天下午五点的时候,吕紫嫣就打电话给我,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,有的话去她家里玩一趟,她一个人住着也没什么事做。
我心里那个激动啊,敢情林木哥哥我时来运转,就要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了?
可还没激动完呢,主管就来一句,说今天加班,八点半走人。
我一听就不乐意了,可人家是上司,虽然都是打工的,但就是比你高一阶,官大一级压死人啊,不服可以,但闷在心里就好,说出来可就得罪人了。
我只好告诉吕紫嫣,说今天要加班,时间挺晚的,要不改天约。
谁知吕紫嫣一听,毫不犹豫的说没事儿,加班就加班呗,改天干嘛,我等你过来,时间多一点正好,我还可以准备准备。
看她这么热心,我哪好意思拒绝,乐呵呵的答应了,然后记了她的地址。
这时候死党同事杨威走了过来,不怀好意的看着我,说到:“哟呵,林儿,不老实啊,瞧你这春风满面的,这是约到妹子了?”
杨威这厮平日里就和我一样,看不惯上面的主管,私下里又经常伙到一起,要论关系,可能咱部门也就我和他关系最铁,我也不瞒他,得意一笑,回到:“杨子,不是哥我吹牛,这一次,真是个好妹子,可比你去大保健的那些地方漂亮的多。”
杨威眼睛一斜,有些不相信,说林儿,老子还就不信了,就你这撩妹的本事,那比咱村里杀猪的也好不到哪里去,还能撩到漂亮妹子?你有本事的把照片拿出来我看看,真漂亮,杨哥我白请你吃一顿芭菲盛宴。
我嘿嘿笑着,说那就不用了,老子不给你看,不是不漂亮,是怕你眼红,知道不。
杨威不干了,非要看照片,我就不给他看,结果我上厕所不小心把手机忘在了桌子上,回来一看,这厮正抱着我手机翻照片,翻出一张吕紫嫣的照片看的眼睛都直了。
我抢过手机,说杨子,不带这样的啊,你这是偷窥我隐私晓得不。
杨威说:“林儿,你狗日的眼光好啊,这妹子,贼他妈好看啊,不过我说真的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妹子。”
我白了他一眼,你丫的大街小巷烟花之地哪里没去过,哪次不是逮到好看的都说眼熟,我看你和范冰冰刘亦菲最眼熟呢。
杨威脸色一正,说林儿,这个我可不是骗你,是真的眼熟,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,好像是报纸上还是新闻上。
我嗤笑一声,说你他娘的是不是要告诉我,她选上了超模?
杨威摇头,说那肯定不是,我倒觉得好像是……一个出事了的新闻。
我一听不乐意了,你这是诅咒我啊丰镇天气预报,还出事了,车祸还是火灾,瞎咧咧。
两个人说话也不顾忌,扯了一阵,接着上班,下班之后,我风风火火就跑了出去,一看吕紫嫣给的地址,是个叫大竹湾的地方,用高德地图查了一下,也不是太远,打车三十块不到就够了。
为了不耽搁时间,我出去就找了一个出租车。
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大叔,胡子拉碴的,右边嘴角还有颗很突出的黑痣,穿着件灰色的旧毛衣,不怎么修边幅,扯着地道的山城口音问我:“去哪点儿?”
我说大竹湾华沙保卫战。
胡子大叔一听,转过头来看着的我,说到:“去哪儿?”
我心里奇怪,刚才我说的挺清楚的,你怎么还听不清楚,就说:“大竹湾啊,越快越好。”
胡子师傅叼了支烟,也不发车,吞云吐雾的问我:“这大半夜的,你去大竹湾干啥,祭祖?”
我听得哭笑不得,说叔啊,我就是过去见个朋友,你至于这么查户口吗,我还赶时间呢,你到底去不去啊。
大叔嗯了一声,说去啊,囊个不去嘛,别人晚上不敢跑那条路,我是有人就跑。
这话我来兴趣了,问他:“叔,什么叫别人晚上不敢跑那条路,难道去大竹湾的路很难走吗?”
胡子大叔一边发车,悠悠的开了起来,一边说到:“也不是路不好走,主要是那地方,一般人不愿去。开封大学教务系统”
我更奇怪了,有生意,怎么还不愿意去了。
胡子大叔很好奇的盯了我一眼,说年轻人,看你这样子应该也在这工作了一段时间了吧,你不知道大竹湾?
我说工作了一段时间了,但的确没听过大竹湾。
胡子大叔眼神有些怪异,回过头来打量了我几眼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我给看的有些急了,你这话说到半截不说了,什么个意思啊。
大叔顿了一下,问我:“年轻人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”
我听得没什么好气儿,说我要知道,问你干嘛。
大叔又很怪异的看了我一眼,这才告诉我说:“大竹湾那地方,是一片公墓,五六年前就是了,埋得人多,不干净,经常出事儿,这个你也不知道?”
我听得懵了,公墓?这意思是,吕紫嫣给我的地址是一个公墓的地址,这……
我脑门儿冒出一堆汗,但一想又觉得自己傻逼,谁说公墓旁边就不能有住宅了,人家就住在那一带的住宅里面,那也没什么稀奇的。
胡子大叔笑了一声,也不说话,没多久,车停下来,大叔说到地方了。
我从车上下来,大叔从窗户里探出头来问我:“你确定不跟我回去?”
我说这才来,又急着回去干嘛,司机摇了摇头,很是怪异的扫了我一眼,开着车走了。
我看着汽车尾灯飞速消失,路灯也黯淡的很,抬头一看,只见一片山坡上一片影影绰绰的墓碑,阴森的很,一股冷风吹过,格外的冷,心里不由得一紧,心说吕紫嫣怎么会住这种地方。
我急忙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,可一拨过去,却是一个提示音说: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
我接连又打了几次,结果都一样,心里不由得一阵火气,这娘们儿,玩我呢?
我正火上心头,却感觉背后冷冰冰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盯着我一样。
冷风一吹,我心里凉了三分,慢慢转过身去,看到身后的场景之后,不由心脏猛烈一跳,差点就叫出了声。
第3章 诡异女孩
此时我身后站着一个小女孩,看着七八岁左右,穿着白裙子,脸型圆嘟嘟的,正常情况下绝对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,但这时候她一张脸却面无表情,冷冰冰的,大大的眼睛里像一潭死水一样,眨也不眨的盯着我看。
那眼睛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总让我感觉……像一只猫的眼睛。
这话怎么说呢,猫的眼睛一到晚上,看起来就是绿油油的,这时候这小女孩儿给我的,就是这种感觉。
她眼睛里冒着绿光呢!
我心里一沉,随即又镇定下来,真是越长大越没用,竟然给一个小女孩吓成这样。
我咳嗽一声,走到小女孩前面,问她:“小妹妹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,大晚上的穿这么少,很冷的哟,快回家吧。”
小女孩只是盯着我看,声不吭气不闻的,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神色,这么大的风,也不见她眨一下的。
我越看越心惊,背后一股凉意钻上来,总感觉这小孩儿太诡异了。
我看她不说话,心想莫非是迷路了,于是又问她:“小妹妹,你是不是迷路了,你家住在哪里?”
小女孩看了我好一会儿,沉默着抬起手来,往身后指了指。
我往后一看,登时心里凉了半截。
她的后面,不就是那一片公墓吗。
一声汽笛从远处飘过来,风有些大,吹的声音听不大真切,我不自觉的紧了一下衣服。
不过就在我紧张的不行的时候,小女孩却张嘴说话了。
“我家在那边的小屋,叔叔会送我去吗?”
我顺着她的手指一看,她指的是公墓旁边连着的几座小屋中的一座,房子很旧了,估摸着还是在公墓修建之前就有的,多半还是个钉子户,不然谁愿意和公墓这么近距离的待着。
我看那屋里还有灯光,顿时放下心来,而且吕紫嫣也联系不上,把这小姑娘送回去,也算是做好事了,就当一次雷锋叔叔吧。
我带着小女孩,没几分钟,就到了她指的小屋旁边。
这时候她拉住我,说就送到这里,她怕爸爸看到她和其他人不喜欢,要发脾气的。
我一听这话,心说这小女孩爸爸也管的太严了吧,女儿在外面挨冻他不管,别人送回去了还要发脾气,怎么当爸爸的。
不过人家自己说了,我也不好问,就说行,那你自己回去吧。
看着女孩走到了门口,我放下心来,也准备往回走,试试看能不能联系到吕紫嫣,这一趟不能白来啊。
可没走两步,身后就传来那女孩的声音。
“叔叔,回去的时候,别回头哟。”
我转过身,只见小女孩站在门口,微弱的灯光让她的面孔有些模糊,一双眼睛更是显得诡异。
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,什么叫别回头,我回头咋啦。
小女孩不说话,又那么看着我,然后抬脚走进了屋里,我看到她背后似乎有些痕迹,红色的,好像是一团红色的墨水。
我笑了笑,心想这孩子还挺淘气的,肯定是不小心玩墨水撒到衣服上了。
小孩子嘛,童言无忌,我也没上心,拿着手机一边给吕紫嫣打电话,一边往回走故剑情深,但电话却依旧打不通,忍不住心里一阵火气,这吕紫嫣,说的好好的,怎么连电话都不接了,放鸽子也不是这么放的吧。
不一会儿,我走回了遇到小女孩的地方,心里突然想到她的话,说回去的时候别回头。
这人吧,有些时候越是让你别去做,他还就越好奇,要去试试。
我脑子里一转糖水不等式,就回头往后看了一下。
没别的,还是那么个样子,公墓旁边几座老旧的小屋。
我笑了笑,怪自己多疑,一个小女孩的话,能有什么特别的李靖飞。
可正在我要转头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一闪,似乎看到旁边有个人,急忙看过去,却不是刚刚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儿嘛,这时候正站在那里,对着我一咧嘴,露出一排尖牙,阴惨惨的笑着。
这一看可吓得我不轻,匆忙后退了两步,脑袋一摆,再看哪里,却又是一片空地郭培玫瑰坊,哪有什么小女孩儿。
我心里捏了一把汗,抬头看向那老旧的房屋,只见那里已经关了灯。
拍拍额头,我深吸一口气,心想这他妈的几天给折腾的神经有些大头啊,怎么还胡思乱想起来了。
然后又尝试着给吕紫嫣打了几个电话,还是打不通,火大之余没办法,还是只能打道回府。
这时候还真就跟那胡子师傅说的一样了,这地方没什么车来,想找个出租车回去都不行,来都要二十多块钱,这要是走回去,那得走多久,不是办法啊。
我正一筹莫展,不料一辆出租车滴滴滴的就开了过来,停到我面前,一个人从车里探出脑袋,就是那胡子拉碴的的哥啊。
我一看心里高兴坏了,急忙招手,那胡子师傅冲我笑笑,说老子就知道你还要走,开前边跑了几趟短的又过来了,怎么样,去哪儿。
我听他这话,心里有几分感激,说还能去哪儿,人没找着,回去呗。
师傅嘿嘿一笑,说瞧你这样子,是见妹子吧。
我点了根烟抽着,又给师傅一根抽着辽宁家校通,云里雾里的,说是个妹子,正交往呢,放我鸽子了。
师傅豪放的笑了几声,说这有个什么,说不定人家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耐心,听叔的,知道谈恋爱三原则吗?
我说啥三原则。
师傅说:“第一,坚持,第二,不要脸,第三,坚持不要脸,你能做到这三条,死皮赖脸的马佳妮,多半就成了。”
我听得笑了,说有道理。
接着两人又摆了一会儿,师傅突然话锋一转,说我记得大竹湾的确有一个长得好看的女娃儿,胸大腿长的,瓜子脸,大眼睛,贼水灵,不知道你约得是不是我见到的那个。
我一听他的描述,还真和吕紫嫣有点像,就准备问他详细的。
可不等我问,胡子师傅又一摇头,说不是不是,肯定不是了,瞧我这记性,搞错了,你别怪啊。
我看他样子有些怪异,我都没说,怎么就这么肯定不是同一个人。
师傅叹了口气,说不是别的,他说的那女娃儿吧,长得是好看,可是长得好看有时候就遭老天爷嫉妒,前不久这里发生了一场车祸,那女孩……走了。
我楞了一下,走了,这意思是……
胡子师傅接连摇头,说大好的青春啊,年纪轻轻的,长得又好看,就那么走了,挺可惜的,你说是不是。
我木讷的点头,说是,脑子里却突然蹦出杨威说的那话,他说好像在哪儿见过吕紫嫣,感觉还像是,出事了的新闻什么的。
我心里一紧,暗想怎么可能这么巧合,肯定是自己想多了。
师傅沉默了一会儿,又突然冲我说到:“我想起来了,因为经常跑这条路,我记得那女娃儿的名字,好像姓吕,叫个吕子燕什么的。”
我心里陡然一跳,半带着询问说到:“吕紫嫣吧。”
师傅一听,急忙点头,说对头对头,就是这个名字了,吕紫嫣q块世界,怎么,你认识?
我只感觉脑子里轰的一下,随即一片空白。
要说前面长相什么的是巧合,那也就罢了,毕竟车模嘛,几个不是胸大腿长屁股翘的,可这名字都一样,又怎么解释?
我竭力压住自己狂跳的心脏,摆手说没什么,就是以前好像听朋友说过。
师傅也没多问,开着车回去了。
从车上下来,我仍旧感觉脑子里一片麻木,满脑子都是的哥师傅的话,车祸死了,也叫吕紫嫣。
再一想到那天晚上和她一起住在旅馆里,半夜的时候做的那个梦,越想越觉得真实,倒像是真的一样,忍不住一股心里一紧,冒了一额头的冷汗大侠龙卷风。
我没敢再给吕紫嫣打电话,以最快的速度回家去了,洗了个澡,强行让自己不去想这事儿,囫囵的就睡下了。
一晚上睡得不好,总感觉冷冰冰的,脖子也难受的很,好像有什么东西把我脑袋压着一样,得用很多的力气才能转动,迷迷糊糊的,但又醒不过来。
第二天起来晚了,对着镜子一看,两个大大的黑眼圈,本来就不算英俊的脸,看着就更没精神了。
上了一天的班,又加班了两个小时,从公司出来已经是八点多。
我匆忙上了地铁,人多到爆,我努力挤到了中间站着,稍微要舒服一些,坐了几个站之后是一号线换成,人一下子出去大半,显得空荡荡的了,我找了个人少的车厢,坐了下来。
对面坐了个小男孩,我一坐下就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还时不时的咧嘴笑。
我一开始也没在意,可能看我顶着黑眼圈,像个大熊猫吧。
可后来就不对劲儿了,那小男孩竟然对着我玩起了剪刀石头布,玩了几次还说自己赢了。
我就莫名其妙了,往后一看,也没人和他玩啊,怎么对着空气,还能划拳啊。
男孩很疑惑的看着我,说我没和空气划拳啊。
我说可这里也没人和你划拳啊。
小男孩更疑惑了,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我的背后,一脸认真的说到:你背上背了一个漂亮小姐姐啊,你不知道?
Tags: